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被民工轮暴
被民工轮暴

被民工轮暴

夏志虹,我的现任女友,168的年身高,C罩杯的奶子,长年学习舞蹈,身材顶级,虽然如此优秀但是不得不说,操了2年之後 我腻歪了。为了寻求刺激,我开始了绿女友之旅,而壹切,在准备了壹瓶实验室出来的催情剂和微型摄像头之後,从壹个车店旅馆开始。

  2017年的5月,我们出门旅游,我特意定了火车站边上的壹家车店旅馆。这种旅店专门服务那些进城打工却又经济不如意的兄弟,壹般壹个大屋子上下铺四张床,20块钱壹个铺位,算是壹个临时过渡之所,店主也不会收取身份证,就是壹窝人在这住着。

  进了店里,基本没有女人的面孔,夏志虹进来後,吸引了大批的目光,无数已经憋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夏志虹身上的每壹寸肌肤,刺人的目光似乎想穿透她的T恤好好的舔遍她的乳房和骚屄,“砰”随着门关上,这些目光才渐渐不甘心的散去。

  关上门,环视屋内,八个人的房间还没有住满,毕竟对於经济状况不好的人来说,20块也是壹个不小的负担。已经入住的有四个人,刘老黑,壹个50多岁还没有结婚的老光棍。赵小成,壹个18岁的小夥子,纯情小处男。李平,赵小成的发小,壹个黑黑的胖子。周坤,壹个50岁的寡夫。

  大家打过招呼,夏志虹很不好意思,我示意不要紧,今天钱带的不够智能委屈了,夏志虹点点头表示没关系,脱下外套,发现四个男人都在用余光偷偷的看着她,不自觉紧张的把裙子往下拉了拉,却不想拉的利器过大,内裤边漏了出来,几根不听话的阴毛空中摇曳,李棍壹口水没喝好,呛了好几声,空气极度尴尬。

  我眼珠壹转,咳嗦两声,拿出吃食给大夥来吃,推杯换盏间都喝的有点多了,我也悄悄把药扔进杯子让夏志虹喝下,过了壹会她就迷迷糊糊的先去睡觉了,酒过三巡,刘老黑他们瞄着夏志虹的眼光也越来越多,刘老黑壹笑:“老弟,你好福气啊,这姑娘盘儿真正”我笑了笑:“再好天天操也操腻歪了”说着拿脚在夏志虹身上撩了两下,把肚皮露了出来,手进去壹拉 把奶罩给拉了出来 壹下扔给了李平,李平和赵小成拿住壹顿闻,我们几个哈哈大笑,刘老黑几个人的盯在T恤的凸点上就转不开了,夏志虹这时候壹翻身,周坤赶紧过去扶住嘴里说“小心,别摔下来”手却偷偷顺势摸进来了衣服,使劲捏了几把,我假装没看见,把夏志虹摆正,我壹坏笑,小胖你要不要嫂子的内裤玩玩,正闻奶罩不亦乐乎的李平壹乐,真的嘛大哥,我哈哈壹笑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拉下了内裤。壹瞬间赵小成的呼吸都急促了,李平狂嗅夏志虹的奶罩,壹边在桌子下面快速的撸起来,我哈哈壹笑,拿起夏志虹的内裤就扔了过去。几个人的脸壹下就红了“虹姐的小穴真漂亮”赵小成磕磕巴巴的说。我站起来 说 “再好的屄也就是个精液便盆”都睡了吧,大夥面面相觑收拾收拾就熄了灯上床,我爬上对面的上铺,月光下屋子里静悄悄壹点声音都没有,夏志虹床的外面我给拉上了纱帘,隐约可以看见饱满的乳房上下起伏,赤裸的下体依然暴露在空气中引发男人的遐想。

  我故意加重呼吸,做出壹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壹个黑影悄悄的从床上爬了下来,先过来看看我,然後蹑手蹑脚的走向夏志虹的床,是刘老黑,没想到最先忍不住的居然是他,黑暗中所有人的眼睛似乎都在盯着刘老黑,他俯下身子,确认夏志虹还是昏睡不醒之後,脱下裤子爬上了床。月光下的黑影,映射出刘老黑胡乱的在夏志虹的脸上吻了两下後,就把下体对准了夏志虹的阴道,屁股慢慢的沈了下去,睡梦中的夏志虹发出壹声闷哼,显然刘老黑那根五十多岁的老鸡巴已经顺利的进入了夏志虹的身体。打开提前安好的小摄像头,正好看见刘老黑的鸡巴在夏志虹的阴道内急速的进出,可惜可能太刺激了 没两下 壹抖 ,拔出来,精液从阴道中汹涌而出,刘老黑慌张的跑回床上 。

  夏志虹面色潮红,胸膛微微起伏,药物的效果很好,虽然还在昏睡当中,但是刚刚的性交明显只是壹个开胃菜,刘老黑在那短短的时间并没有满足夏志虹的性欲胃口,下身刚刚被奸淫过的阴唇还挂着晶莹的淫液期待着下壹根阴茎的插入。

  需要奸淫的嫩屄并没有等待太久,几分钟後,周坤从床上爬了下来,和赵老黑那种老处男的猴急不壹样,周坤就沈稳的多,爬上床看着身下这个比自己女儿还要小的姑娘,阴茎怒目铮铮,周坤先吻上了夏志虹的红唇,用舌头轻轻的敲击着夏志虹的牙关,果然,沈睡并不是完全无意识,几下牙关就被打开,两个隔代人的舌头纠缠在壹起,周坤贪婪的吸吮着姑娘香甜的津液,并把自己唾液在送入夏志虹的口中,看着自己肮脏的口水被姑娘无意识的吞咽,周坤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粗壮的大手在夏志虹的乳房上肆意的揉搓,睡梦中的姑娘甚至开始无意识的呻吟,娇躯轻轻的扭动,呼吸变得沈重,阴部的水量甚至汇聚成了溪流,滋润着温润的洞口,宣示着已经做好了为任何肉棒服务的准备,周坤却没有马上满足这个骚动的妖精,而是仔细的舔弄着夏志虹的乳头,壹边轻轻的挑逗着她的阴蒂,夏志虹的呼吸更加的粗重,性欲阵阵涌动,下意识的抱住了周坤的头部,嘴中微微的呢喃“操——操我”,此时的她只想有壹只阴茎能填补自己的空虚,镜头中的周坤见火候差不多了,翻身上马,用龟头顶开夏志虹的阴唇,缓缓的插了进去。

  “嗯——嗯——”夏志虹长出壹口气,周坤的鸡巴尺寸中等,但是此时对夏志虹饥渴的肉体来说有如甘露,周坤开始缓缓加速抽插,夏志虹仿佛在家里做爱壹样,不像刚刚跟刘老黑那样死屍壹般等着挨操,而是开始像壹个妻子壹样呻吟。“老公——老公 你射我 我要你射我”,周围床上的震动频率明显加大,显然是刺激不小,门缝处也有人在向里面扒望。

  周坤感觉夏志虹的阴道内壁像壹个个小触手壹样按摩着自己的龟头说不出的舒坦,真不愧是年轻的小姑娘啊 ,过几天他就要回老家了,临走之前对於不花钱就能操到这样的姑娘,周坤是很得意的。“叔,能让我也试试麽?”周坤回身壹看,“李平啊,来来,赶紧进去”周坤起身抽出阴茎,感觉下体空虚的夏志虹不满意的哼哼了壹声,李平忙爬上了床,壹下插鸡巴全都塞进了这个蜜动,夏志虹又开始呻吟起来,周坤拍拍壹脸羡慕的赵小成,“小成,看你那怂样,叔告诉你,这女人啊,可不止壹个洞好玩”说完走到床边,拿肉棒在夏志虹嘴巴轻轻的敲,呻吟中的夏志虹早已经被操的意乱情迷,转过头就把肉棒吃了进去,呜呜的卖力舔弄着肉棒,周坤爽的不能自已,刚刚就已经快到紧要关头的精液,再小舌头的挑弄下,再也忍受不住,狂涌而出,夏志虹除了嘴角挂着壹点精液以外,全部吞咽了下去, 赵小成有样学样,凑过来也把鸡巴插进了夏志虹的嘴里,另壹边,李平开始加速抽插,夏志虹的乳房被撞的上下翻飞,阴道开始紧缩,身体微微拱起,明显是要高潮了,李平低吼壹声,把精液送进了夏志虹的子宫。赵小成壹个没忍住,狂喷而出,射的夏志虹满脸精液,几个人拿着她的内裤给擦了擦,就跑回了各自的床上,过了壹会儿,门被悄悄的推开, 壹个黑影爬上的了床,床又发出了吱吱的颤抖声——


很明显,壹群憋坏了打工者是不懂得节制的,从天黑到天明,夏志虹床上的黑影就没有断绝过,不禁让人感叹,城市打工者的生活真是辛苦啊,当然,更辛苦的是我的女友。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打工者们为了生计已经都离巢而出,夏志虹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醒了,阴唇上满布的精液显然在告诉主人昨天的战况有多麽激烈,微微打开的洞口则宣示着敌人的强壮。当然,她并不能知道这壹切都是出自我的谋划,至少,现在还并不知道,心虚的看了我几眼,就赶紧自己匆忙的收拾战场。
  
屄,被操肿了。旅行,只能临时终止。这个跟我的计划有太大的出入了,但是看着她那明显短时间不能再拿去用的屄,我只好给她买个票先回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