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爱恨交加
爱恨交加

爱恨交加

正到下班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暴雨。天地之间挂起了一道帘幕,遮盖和淹没着一切。偶尔,几道闪电刺破天际,映出周围高楼的影子。我点上烟,耐心地等待着。


  同事们纷纷回家,办公室里只有我和清洁工,电灯因为打雷的关系,忽亮忽暗,唯一不变的是那火红的烟头。


  已经快要烧到过滤嘴了,我叹了口气,把香烟扔掉。


  雨仍然很大,在这样的季节里,很少有那种滂沱大雨。我把摩托车从地下车库开出来,戴上头盔。我没有穿雨具,因为那么大的雨,穿和没穿一样。


  车子开上街头,周围的行人很少,即使有,也稀稀落落地躲在商店的屋檐底下。雨水马上就把我身上所有的衣裤打湿了,冷冷地贴在皮肤上。


  我骑得很慢,既然已经淋了雨,也就无所谓多少。虽然自己也是那样无可奈何地生活,但还没有到寻死的份上。


  拐过一个街角,我习惯地向上望了望。那里曾经住着我的女朋友。一想到了她,我的心里感到一丝的温意,随后是隐隐的心痛。那是许多年以前的事情。


  我和她是一个班级的同学,关系很好,属于那种谈得来的异性朋友,经常一起放学回家讨论功课。


  那时候男女同学都已经发育,也懂得了异性的吸引力是什么。我对她也有好感,她也从来没有拒绝,一切都在不置可否地进行着。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挑明过关系,偶然有机会,她也总把话题叉开。


  上了大学以后,我们分开了,因为大学都是住读的,我们的联系慢慢地减少了。但是,我从来没有觉得对她的思念有消失,甚至在梦里,朦胧之中有个女孩子的笑脸,和她一模一样。


  最后一次听见她的消息是一年前,我几乎是同时听到她有男朋友和结婚的消息。我知道原来她的「老公」比我大几岁,好像是一个老板。那一刻,我正在和老同学打牌,我们坐在露天的草地上。我抬起头,看到似乎天色暗了下来,胃开始疼痛。


  摩托车缓缓地转过街角,我有一种预感,今天会看到,她。马路对面有对中学生模样的男女生,紧紧地挤在一把伞下,男的很帅,在他的怀里是一脸无辜而幸福的女孩子。


  我拐过弯,刹那间,时间停止了。马路的中间有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孕妇,腆着足月的肚子蹒跚地向对岸走去。那是一张我此生都无法忘记的脸。风呼啸着,把她手中的伞吹得东倒西歪,一旁是个年轻男子搀着位老妇赶在后面。


  天色很暗,但是隐约中她似乎已经换成了短发,像许多孕妇一样。


  在我的身下,车轮划过积水,一切都慢得可怕。


  我的耳朵被紧紧包在头盔里,但是雷声却透进来,震得里面嗡嗡得响。在雷声后面,我似乎听到了她的处女膜被撕裂的声音,还有她那强做快感的呻吟。


  我的胃开始抽搐。


  她瞟了我一眼,看见一个骑着摩托车,浑身被雨浇透的人,却顶着个头盔遮住脑袋。


  她的肚子不再如以往的平坦,像小山似的隆起。她的骚屄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次抽插,被那个男人灌入多少精液,才造就了现在的爱的结晶。


  突然,一股不可遏止的怒火从我心里迸发。我旋动了油门,马达轰鸣起来,摩托车猛然加速,向她冲了过去。


  前灯照在她身上,她惊惧地转过身,呆站在原地。摩托车以60码的速度,前轮撞在她挺起的肚子上,将她弹飞起来。


  我听到一声闷哼,她的身体向后飞去,落在2米远的地上,双腿向外叉开跪下,捂住下体。


  她向我望了一眼,那是种空洞的眼神,里面什么也没有。过了两秒钟,她人软软地倒了下去。


  一切都发生地那么突然,那男子和妇人连惊呼也来不及,完全呆住了。


  我一加油门,向小路窜去。雨仍然是下得那么大,天色更暗。


  从那时起,关于她的消息慢慢多了起来。


  车祸的当天,她的孩子就没有了。有人说,本来月底就是生产的日子,那一撞实在太厉害,送到医院的时候,孩子的脑袋整个从子宫里挤出来,伸到阴户外面等等。但是些是可信的,她被我撞断了后面的脊梁骨,整个下半身,从腰那里没有感觉了。半年之后,她男人和她离了婚,没有一个老板会和下身没感觉的女人在一起,那和奸尸没什么两样。临走的时候,他什么也没留下。她只好回了自己家。


  以后,我从同学那里找到她的电话。因为彼此没有联系很久,我几乎费了很大工夫才使她重新信任和接受了我。当然,那还只是一般好朋友的关系,因为我开始就和她阐明,现在的我已经过上了很稳定而优越的生活,而且老婆也很贤惠等等。


  又过了半年,我终于踏进了她过去娘家的门,而且还带上了妻子。


  她家没什么大变化,和很久之前几乎一样,有几件家具换了。墙上的壁纸已经斑驳,地板陈旧,但很干净。


  她坐着轮椅来开门,从她口中知道,原来她的父亲前些日子因为车祸去世,母亲在外面做一些小生意,两个人的生活很清贫。


  她显得很憔悴,老了许多,但是,她的脸上永远都透出以前那个美丽而可爱的小女生的影子,无法抹去。


  我介绍了自己的老婆给她认识。我的老婆比她年轻,美丽、肌肤光滑、乳房坚挺。


  我们聊了一会,她说现在自己通过网路投稿,也写一些小文章,毕竟,自己也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应该写出来让别的女生看看。


  那一刻,我神情激动,以为她要说她认错了人,走错了路之类的话,然后就会暗示我自己曾经有一段多么纯洁的爱情,可惜放弃了。


  但是她什么也没提到,她的结论是,自己的命运不好,过马路要小心等等。


  她还是和过去一样傻,永远也不会知道曾经有个人多么地爱她,甚至此生都不能割舍这段感情。


  趁她把轮椅摇到客厅里去拿水果的当,我做出了一件最不可思意的事:我掏出浸了乙醚的手帕,捂住了妻子的口鼻,她立刻就瘫软下来。我轻轻把妻子抱上沙发,走到客厅,绕到她背后,把她也麻倒了。


  我把她推到床边,然后抱妻子到床上。轮椅中的她睁着双眼,怔怔的,就像那天的样子。


  我几下扒光了妻子身上的衣裤,露出青春美丽的躯体,她的皮肤光滑细腻,乳头是粉红色的;身上的毛发很少,阴户高高隆起,上面稀稀疏疏有一些耻毛。


  我和妻子是去年才认识的,当时她刚刚从大学毕业,进入我现在的公司。因为我是她的顶头上司,加上平时对其照顾有加,她很快便和原来的男朋友分手跟了我。刚进公司那会儿,有几次我在公司底楼看到一个男生,怯生生地被保安拦在门外面,等她下班。但是很多次她都不理不睬自顾自往前走,害得那男生像哈巴狗样跟在后面。但是她对我非常尊重,碰见就叫经理,还端茶送水。这样一来二去的,我倒也习惯了。


  记得妻子刚和她男朋友分手的时候,整天哭哭啼啼像个泪人,弄得倒像是被甩的是她。妻子的性欲挺旺盛,而且不忌讳任何形式,只要我喜欢,虐待、肛交来者不拒。但是有时和妻子作爱的时候,我会想起那个让我魂萦梦迁的她,这时候就会有两个结果:要么变得兴致全无,软遢遢;要么变得气愤异常,硬梆梆。


  现在这两个女人都在我的面前,一个是我曾经想要而没有得到的,她已经衰老,而且会继续衰老下去,一个是自己送上门的,一直以为我很爱她,虽然肉体丰腴诱人,但我从来就没有动心过。


  我提起勃起的肉棒插了进去,妻子的肉穴里始终是湿漉漉的,她很年轻,但是使我勃起的原因是那个旁观者。我使劲地大把抓妻子丰满的乳房,揪出一条条指印,而且快速地抽插,淫水很快从肉穴里溢出,里面的腔肉里外翻动,勃起的阴蒂抵在我的耻骨上。


  〈到这淫糜的景像,坐在轮椅上的她面色也开始发红,呼吸急促起来。


  妻子受到的乙醚量比较小,一会就慢慢醒转,嘴上却大声呻吟着:「哦……操我……哦……后面也要……」当睁开眼睛,看到这个景像,挣扎着扭动身体:「啊……你干什么?放开我……呜……」为了防止她叫喊,我双手卡住她的脖子,立刻,妻子的脸就涨红了。


  「干……干……什……么」她的声音含混不清。


  我加大力气,下边也更深入地挺进。


  我眼看着妻子的脸色由红变紫,额头上的血管和青筋一根根地暴起,眼睛充血。她奋力地蹬动着双腿,无奈被我的身体挡住,只能无力地向天空伸去。慢慢地,她的挣扎变小了,舌头伸了出来,乌突出,眼中的光彩渐渐隐去。


  我继续卡住脖子,忽然她双腿猛烈地抽动了一下,我感到下体被巨大的力量地吸住,这样持续了半分钟左右,她的身体完全松懈了。


  杀了这样的美女未免可惜,但是我一点也不爱她,但是最关键的,她不应该今天吵着要和我一起来这里,看到我的本来面目。


  我把妻子的尸体推到床的一角,她美丽的躯体非常柔软,在那里堆成一团,手和脚交错着叠放在一起,一只乳房从缝隙里鼓出来。


  我把满脸恐惧的,我的最爱的女人抱到床上,一点一点地解开了她的衣服。


  她的胸部已经很平坦了,只有两颗乳头挺立。扒开三角裤,里面湿嗒嗒一大片。


  因为下体瘫痪了,我轻松地把把她的两腿分开,张到最大的角度,露出完整的阴户。我低下头,把脸紧紧地贴上去,舌头伸进湿润温暖的阴道里,吸吮了一下她分泌出来的淫水。


  我站起身,说:「等我一下。」


  我挺着那紫红色向天耸立的肉棒,走向厨房,拿了一把锋利的菜刀。回到卧室,我躺在她的身上:「知道吗?我一直很爱很爱你。但是你不知道。你从来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我慢慢找到她位于脖子上的血管,轻轻地,一点一点地割下去。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以前……一直躲着我。你怕吗?嘿嘿,现在,我来了……」刀子在她那有些松弛的皮肤上划过,切开浅浅的口子,马上就要碰到血管壁了。


  「你知道我得知你结婚了,是什么感受?你知道我爱你吗?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就是因为我那时侯很穷?没发达?」一丝血液流了出来,她的身体反射地抖了一下。


  「你知道什么才是爱情?我!我就是爱情。我最爱你,你知道吗?!」「我还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什么?猜不出来?让我告诉你,一年以前,是、我、撞、你!」「我对不起你的,我不舍得伤害你,但是你知道吗?我要让你知道你到底得到了什么样的爱情。他离开你了,什么也没留下,你以为你能留下他的人吗?」她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沿着眼角流到两鬓。


  「我很痛心……你知道什么是痛心吗?你们女人只知道流眼泪,但是你们真正痛心过吗?……你们不会知道,男人不流眼泪,男人只会在心里流血!」她两边的血管都已经割开,血流地躺到床单上。


  「现在,我要拥有你了,我要进入你的体内,虽然那里已经是别人的地方。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哈哈哈哈!」我笑起来,笑出了眼泪。


  我撸了撸有些软掉的肉棒,捅了进去。里面很松,几乎没什么感觉,但是,我很卖力地抽插着、搅动着,希望能给她快乐。


  她的嘴里除了喘息就是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身体开始能动了。


  我丢掉菜刀,双手捏住她的乳头,温柔地转动,俯下身体,舔她的乳晕和耳坠。肉棒在她宽大的阴道里搅动,和淫水发出「卜吱、卜吱」的声响。


  血液越流越多,有些来不及渗到床单里,流淌到地上。


  我更加奋力地冲刺,几乎要把她的腿扳断,我的嘴巴靠在她的脖子上,大力吸吮她的血液,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浓稠的血腥气味。


  她的腰向后拱起,不,应该说是被我顶起,血流到她胸口上,再抹到我身体上。


  慢慢地,我们成了两个在血池中嬉戏的人,发狂地交媾着。


  她已经能够行动了,但是因为失血过多,完全失去力气。


  她的眼睛由黑色逐渐变成灰色,皮肤雪白,嘴唇因为失血而开始干瘪。


  我紧紧着抱住她,使自己更深入,但是的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冷,生命的力量正在消失。


  高潮就要到来,我感受到大量的精液正在自己的下体积聚,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高潮。


  「我爱你!我爱你!……」我发狂地呼喊着。再也忍受不住,下面的闸门打开,滚烫的精液冲向了她的子宫,似乎无穷无尽。


  我感到她的阴道突然抽动了起来,肉壁翻江倒海般地包裹住我的肉棒,剧烈颤动着,而她的双腿也不可思议地盘住我的腰肢,越缠越紧。她恢复了知觉。


  时间仿佛停顿,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已经软软地没有了气息。


  我面对着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庞,已经毫无血色。她的嘴唇轻微地在动,我仔细地看着,原来她在说:「我、爱、你。」刹那间,那美丽的大眼睛里,两颗巨大的泪珠滚落下来。然后,她灰色的眼睛变得完全没有生气,生命已经离她而去。


  我替她闭上双眼,从她仍旧温暖的阴道里抽出来。我把她的双手交叉放在私处,她是那么美丽,全然回到了青春年华的时候,楚楚动人,清纯的样子。


  我淌着血走到客厅。外面正刮着大风,呼啸着穿过周围的高楼间的空隙,发出呼呼的声音。


  我费力地打开窗子,下面的人小如蚂蚁。天色阴沉,在低一点的地方,巨大的积雨云快速地移动着。遥远的天际,有一丝亮线射向大地,那里的天也是金黄色的。


  我望着天际,纵身跨了出去,风从耳际划过,只能听到自己的体内,遥远的地方,心脏缓慢而有力地跳动着。


  「……咚……咚……咚……啪……」


  【完】